ZN

大多数都是黑历史啦₍₍ (̨̡ ‾᷄⌂‾᷅)̧̢ ₎₎
不怎么会产粮 但有空了还是会写写的
如果能喜欢真是太好啦

【普散】四舍五入我们就在一起啦

×校园paro

×全篇ooc 段子向

×题目瞎写的

×学校是十七中 班级都是10班(虽然不知道写这个有没有用 但还是写上好了)

×想到就写 随机掉落

×观看愉快 以下正文

————————

1.

      普通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他在普通一年中的普通的一天考进了一个普通的学校分进了一个普通的班;

      看普通的主席台上普通的学生会会长进行普通的讲话。

       但是普通认为这个会长不普通。

       为什么呢?普通也不清楚。


2.

       果然,第二天该会长就把他半路拦下。

     “这位同学,学校不允许头发长度过肩。”

      会长顿了顿,接着说:“希望你能够把头发剪掉。”

      普通点了点头。


3.

      会长名字叫散人,是一位高三的(老)学长,平日里兢兢业业,为学生们操碎了心。

       成绩也很好,总是能在年级前十。据说私下是个游戏主播。


4.

      普通很快就剪了头发,顺便染了个头,葱绿色成为了校园的一道光。

       散会长当然不能坐着不管,一散会就冲到他们宿舍把普通叫出来。

       会长那个脸黑的跟煤炭一样,气的天津话都出来了。


5.

      普通接受了会长的批评,又给染回来了,只是给头上别了个小葱的发夹。

       那个发夹也是闪的瞎眼,都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些玩意儿。


6.

       这个会长还真是闲,又因为发夹这个事找普通去了。

     “会长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天天找我?”


7.

      然后散人就“唰”的一下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一句话。

      “哟,原来散会长这么不经逗啊。”

      散人就是个一撩就脸红的直男而已。

       不过看起来随时都会弯。


8.

      学校校服正装如果没什么正事基本没几个学生穿全套,一般就穿个衬衫满操场乱窜。

      因为学校并没有明令禁止不让打领结领带什么的,普通就打个蓝绿色的领带,别人白花花的衬衫上就他一抹绿色,又是学校一道靓丽的风景。


9.

      散人这回倒是没和他较劲,反倒自己也打了个红色的蝴蝶结。

      然后他就和普通成为了引起校园潮流的两巨头。

      每个学生的衬衫上都有靓丽的风景。


10.

      最后校长看不下去了。

      自己学生怎么在衬衫上戴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11.

      害,明明就差一步就能看到普散pk斗舞。


12.

      这俩整天谈心也不成,该上课也得上课,尽管普通不想。

      散人每次上课的时候路过高一(10)班,普通基本都在睡觉。

      有一次散人帮老师抱本子,又一次路过普通的班级的时候,坐在最后一排靠门并且趴在桌子上的普通突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13.

      散人扭头对上了普通的目光,俩人就对上眼了。

       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看了十秒钟,散人想起来了自己是要帮老师抱本子的男人。

       普通看他要走也就扭过头去接着睡。

       但是散人没走多远就听见了他们班的老师把普通叫起来的声音。


14.

       散人说,上课一定要认真听讲,不然你的下场比普通还惨。


TBC


我太菜了 看完神仙太太的文我犹豫了好久才决定发出来TT


我真的好喜欢普散!

【绿蓝】(2)《玩游戏的时候遇到自己未来老攻怎么破?》

———不说废话了我们直接开始———


chapter2


“嗯,你说的我都懂,可我应该加什么东西呢?”


“你问我也没用啊,”小绿摇了摇头,“我也没有闲得无聊玩那么多养成游戏。”


“等等!”室友眼睛一亮,“你之前提到了‘GAY’!”


小绿: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不如我们加一条BL线吧!”


“不不不不需要!”


小绿不禁想起了高中同学给他推荐的BL小黄文。


不去不去怕了怕了。


“为了供应市场,我们可以再加一条GL线!”


“别!我不喜欢扫黄打非网把你抓了。”


“你脑子里是本子还是在脑补magnet的场景?”


“欸?提到magnet,我就想到了……”


“行了行了,直接开花。”室友打断了他,“我要去和蓝前辈聊聊我这个想法,看看他有啥建议。”


小绿:我只希望他的建议就是不支持你这个提议。


“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小蓝挠挠头,“但是我觉得有些玩家会接受不了。”


“那可以尝试一下选择性开启BL/GL剧情,以免踩雷。”


“嗯……如果BG是BE,BL/GL是HE,那该怎么处理呢?”


“那基本上双方看到的都只是剧情了,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哦对了,关于选择性开启BL/GL剧情,我觉得这应该是双向的,如果只是单方面同意开启剧情的话,对另一方也是不好的。”


“确实。”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一开始就是BL/GL剧情,应该怎么弄?”


“另一方性转吧。反正一开始的性别就只是确定攻受的。”


“啥?”


小蓝:妈的我玩一个BL/GL游戏我也要是受了吗?


“先不说这个,”小蓝自己打断了自己,然后凑到室友的耳边,“咱这个游戏有R18没有?”


“你怎么和小绿想到一起了?”


“回来了?他有什么好建议?”


“也没啥建议,反正他挺支持的。”


“嗯。我明天去图书馆,你要去吗?”


“我就待在宿舍里改我的游戏了,我叫蓝前辈陪你。”


“嗯,就看人家愿不愿意来了。”


小蓝,B大计算机系的天才,虽不擅长社交,但他是个天才。(滑稽保命)


小绿,B大美术系的交际花,虽然成绩不怎么好但人家长得好看。(狗头保命)


第二天小绿早早就去占座位了。


然后没想到的是小蓝来的比他还早。


“你好啊,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


图书馆里很安静,基本都是笔与书本摩擦发出的“嚓嚓”声。


小绿的这声问候确实显得有些不和谐。


小蓝愣了一下。


“呃…你好。”


————————————————————


不好意思我把lof忘了💦


月更作者一更还不到上次的量


我道歉,我有罪


这一篇也全都是废话


但至少这俩见到了!


别问我室友为什么不是一维


太ooc我会被打


在lof我也多说一点吧


很抱歉本作的绿总有(严重)ooc的嫌疑


我在这里道歉!


我文笔也不怎么好请大家包容一下!


有什么问题尽管提我不在意!(只要不是杠精)


lof大佬好多哦)


【绿蓝】(1)《玩游戏的时候遇到自己未来老攻怎么破?》

*原作:@笛子Ocarina——《小绿和小蓝》

*主绿蓝,如有邪教我会提前标明请注意避雷

*设定有bug,主要出现在这个游戏上

*ooc有

*世界观大概是网络篇(说了和没说一样)

*这以后我就不标了


—————某熟悉的分界线—————

chapter1

       ……

       “明明……我都付出那么多了。”

       小绿打破了僵局,他不想继续冷战下去了。

       ……。

       对面还是一片沉默。

       “你能给我一个答复吗,一个字也好啊!”

       “如果过不下去了,还是分手吧。”

        这时的小蓝却异常平静。

        这不像他啊!

      “也许我不该耽误你这两年,分手愉快。”小绿笑了笑,也没多说。

       因为他清楚,这段感情没有后续了。

       几天后,小绿发了一段很长的微博。

       微博最后一句话是

      “我没有想过我们最后只能得到这样的结局,也许,只能就此别过了吧。”

—结局达成 bad end—

       小绿长吁一口气,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关上。

       如果不是那个计算机系的室友编了一款“小”游戏的话,才不会玩这种恋爱游戏。

       而且这还能双人一起玩?

       厉害了我的室友。

       小绿和对面那位网友玩了半个月,结果结局是个BE。

       小绿:您怕不是个直女?

       主要是这个游戏的立绘!好!简!陋!

       也就是寥寥几笔就能画出来的火柴人!游戏体验感极差!

       诶好像我也是个火柴人。

       这游戏大概就是所谓的换头文字游戏叭。

      而且这老铁三天两头就往别的宿舍跑,是不是有女朋……不对,他是不是个GAY?

      表情逐渐滑稽.jpg

      一脸姨母笑的小绿凑近了他的那个室友。

      “你不是个GAY吧?”

       室友:???

       ……

       “其实是这样的,我去的那个宿舍有蓝前辈,我把那个游戏给他试玩,如果游戏出现了什么BUG他也能告诉我。”

       “看来那个‘蓝前辈’很闲嘛。”小绿笑了笑,“不过你既然叫他‘前辈’,说明他比你的技术好。”

     “你这不废话。”

     “那你不如泡在他那里多学一点技♂术♂。”

      室友一个纸团砸过去。

     “快滚,有多远滚多远。”

      然后我们来说一说那位“蓝前辈”。

      小蓝刚拿到这个游戏时:内心复杂。

      剧情是可以的,但是这个立绘emmm。

      多年没有玩过橙光游戏,但是以前那些的立绘大多都是千篇一律的,这个的画风也真是新颖。

      然后想着用直男审美进去耍耍没想到是。个。女。生。

       “我这个游戏是随机性的,每个人进去都是随机一个性别随机一个对象,反正你对面那个人不能改了。”

      话说对面那人名字好随便……不对,我的也很随便。

      今天我小蓝,就要把它这个游戏看个明白。

       “我在思考你这个游戏有多少结局。”小绿说道。

      “嗯……我也没想过,像这种可以一起耍的,可能性多了好多,我也不知道该咋弄了。”

      “为了不用多想,可以把各种支线拉到同一个结局。”

      “呃,是个主意。”

      “然后就是,游戏有一些无聊,半个月下来除了剧情毛都没有,玩的时候好几次我都要睡着了。”

      “因为没啥好编……”

      “我想说的也就这些,希望采纳。”


————————

打算来lof混混,对不起,我丢了绿蓝粉的脸

说不定我lof就不更了反正也没人看hhh

都是大佬,都是大佬